行业资讯
Company News
孙俪演得很好,但是……
网上有人讨论,房似锦这个角色,白百何是不是比孙俪更适合。大胆开麦讲一句,是的。刚巧去年年底,白百何有部电影叫《亲爱的新年好》,也是演房产中介。
电影本身过不了及格线,纯粹因为白百何,让电影还能有记得住的画面。印象很深是她参加大学同学会这段。
她之前是做出版的,为了给妈妈挣医药费,才跨界做了中介。但常常拉不下脸,挨过老板不少骂。同学会上,她决定豁出去,从老同学入手。
可光是介绍新职业就叫她犯难。理想效果是,“啊临时想到了就顺便跟大家说说呗”,可一站起来,一揉头发,一个假笑,瞬间出卖了她。她非常局促和尴尬。
又为了掩饰尴尬,讲了一个自嘲的笑话。不讲还好,讲完,场面一度更干。每个人都一副并不想笑,但为了赏脸,嘿嘿两声的样子。尴尬就成了双倍。
总算进入主题,开始派发名片,边发边叮咛,买房记得来找我。看起来是和和气气游刃有余的,可她清楚,在座同学们也清楚,这样做有多招人烦。
不是中介这个职业招人烦,是她不认可,也不擅长做这件事而自己跟自己烦。连自己的工作都做不到接受的话,不叫搞事业,只能算讨生活。
这段,白百何演活了一个社会人,三十好几了,还在硬着头皮讨生活的慌张和难堪。
有时候崩溃就是这样发生的。成年人的崩溃,不一定要撕心裂肺大喊大叫,可能像这样,陪着笑脸,发着名片,说着油腻的客套话,什么梦想啊未来啊,全碎了一地。
碎完,第二天,还不是要起床吃饭挤地铁。就有那么一种感觉,觉得白百何天生拥有一身耐操的特质,很适合被丢进生活的搅拌机里,可劲儿地给她搅来搅去,拌来拌去。
蹂躏完了放出来,腿断了,手折了,她还能扬起脸,手指天空破口大骂,“X,来啊,还有什么招都使出来,老娘等着!”然后就真的能自我复原,跟生活再战一百回合。
她有一种热腾腾,流着血也要跟你干到底的,来自底层野丫头的生命力。
这是别的,任何同龄女演员身上,怎么磨怎么演都长不出来的本事。比如让倪妮也去哆哆嗦嗦给老同学发名片,怎么讲,首先就不会相信这女的会过得落魄。
小妞电影这口饭,换几波人尝试着想吃,但吃得最像那么一回事的,十年前,是白百何,现在,她都36岁了,摔过跟头,捅过娄子,再回来代言都市奋斗女青年,还是她有板有眼。
她有少女式的鲜活,热血,不屈。又能比真正的20岁少女,多出一份疲惫和丧。
所以张子枫跟她呆一起,只能沦为一个不起眼的,单单薄薄小朋友。
有一场戏是,一大一小俩姑娘喝醉了,在天台上演隔空喊话北京城的俗套桥段。蹦出的那些句子,像从女性励志鸡汤文里扒下来的。张子枫念,矫情死了,换白百何来,就有内味儿了。
她连矫情,都矫情得不轻飘飘,不假,每个字儿落地上,听得到咯噔咯噔的脆响。因为她接地气。
演员演戏接地气,跟你为了这个角色做了多少功课,实地体验了多长时间的生活,可能关系并不很大。它是天赋,是自身气质的适不适合。
如果适合,演天天996的打工仔,演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的业务员,演背负家庭重任在大城市如履薄冰的小人物,演无意间发现男朋友出轨的失恋女,好像都能变得合情合理起来。
观众会被说服,也就能与角色共情。
孙俪演房似锦,比如被她妈各种追着打着要钱这部分,当然也能共情,会心疼房似锦,恨不得把她妈从电视里揪出来暴打一顿。
但这种共情,更像是剧本带来的,刻意化的强制共情。是个人都受不了这样惨绝人寰,惨到不讲道理逻辑的家庭故事。
别说是演了,光是读到这样的故事,已经够把人气吐血。
没有说孙俪的演技毫无功劳的意思。她是演得好。
前面有一集,房似锦跟徐姑姑聊天,聊到“房四井”这个名字的来历,她眼角滑出一滴泪,快速一抬手,把泪擦了,眼睛发红,眼神往上看。表情倔强,又伤心欲绝。
孙俪也非常努力用功。六六夸她,说她抠角色一定要抠到自己去相信,甚至会推算房似锦的星座星盘作为辅助。
孙俪演得投入,精准,逼真。理论上讲,演技是能拿高分的。只是这张高分试卷,很像一个刻苦勤奋的好学生,靠死记硬背背下来的。
这使得她每次考试,如果要考高分,不容一丝懈怠,必须把每页每行每个字都刻进脑皮层里,必须像个苦行僧,花费巨大的时间精力来应对。
这肯定没有错。这种精神,是浮躁的演艺圈里,很稀缺,值得所有演员共勉的优良品质。但同时也能看出,孙俪演戏,技术远远高过天赋。
所以她呈现出来的好演技,更接近于技术层面的把控和操练。她能够get房似锦的情绪体验和心路历程,但没办法,彻头彻尾把自己变成房似锦,用房似锦的方式说话、做事、哭笑。
一看房似锦就知道,哦,这是孙俪演的。
想到是孙俪演的,看房似锦像饿了一年没吃饭,大口大口往嘴里塞包子和面,会知道,这是孙俪为角色做的精心设计。能看出是设计,因为脑子里,始终把孙俪和房似锦揉不成一个人。
在“孙俪演得好”这个戏外的支撑,和“房似锦被家人拖累”“房似锦不择手段卖房”“房似锦爱上徐姑姑”等等戏里的剧情,两个部分之间,总隔阂着一段距离。
这个距离叫做真实感。导致孙俪演得再逼真,都不那么像出于本能的真。
《安家》快大结局了,唯一脱离了剧本在情绪制造方面的控制,令人真情实感落泪的一次,是卖老洋房的宋爷爷江奶奶。
尤其是江奶奶,在宋爷爷去世后,她在公证处录下了一段遗嘱捐赠视频。公证词是平铺直述的,但在提到老伴儿逝世这个点时,她突然哽咽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这个哽咽,相信不是奚美娟遵照剧本提示做的。那一刻的悲伤,是奚美娟打破了与江奶奶的距离,做出了江奶奶也会做的,纯属本能的一种反应。
那个反应,来自江奶奶,不属于演员奚美娟。因为是奚美娟原原本本在还原江奶奶。她们是同一个人,而且是真实生活里的一个人。
消除演员本体,可又要借用演员的皮囊,去从头到脚活成角色的态度、情感、行为方式,难度极大。既要吃苦工,又需要天赋和灵气作助攻。
看得出来,当孙俪塑造房似锦,感觉靠灵气使不上劲儿的时候,她会调动技术去弥补。有完美的技术型演员,做得到,把弥补弱化为几乎看不出来的程度。
孙俪还达不到炉火纯青,某些技术弥补不够,就成了肉眼可见的破绽。比如新更的一个剧情,房似锦得知爷爷去世后,正式告知弟弟,我与这个家从此再无关系。
这是重头戏。用这几年说烂了的那个词讲,叫情绪大爆发。也是六六为数不多的,台词写到位的一场戏。
但孙俪的表现,有些辜负了房似锦刀起情断,忍无可忍,终于跟房家决裂的愤怒、痛快但又悲哀。重点是她的台词令人失望。
想起郑晓龙对她的判断。
郑晓龙拍《芈月传》,孙俪想尝试一次用真声。她也非常用心,找邓超先配,录下来,跟着他学。甚至请到专业配音老师到上海,指导了自己两段,寄给郑晓龙。
郑晓龙仍然坚持用季冠霖。
孙俪的声音,哑哑的,偏低音,不浑厚不饱满,日常讲话也是语调轻轻缓缓,不急不躁,很平。这种声音,没办法演话剧,一上台,第三排观众往后,基本等于在看哑剧。
也不适合讲怒气冲冲,情绪爆到顶点的台词。一爆,很容易破音,气势就弱了。可能是为了不破音,或者强调“老子气炸了”的感觉,孙俪把好几个句子的尾音都拖长,加重。
加得有多重,看她口型张大的程度就知道。
是,这种时候,因为很气,气得发了疯,音量是会调大。但也不能做成了谁声音大谁有理的效果。有理的房似锦,嚎这一嗓子,嚎得都有点像她那个妈了。
为了爆发而爆发,为了撕逼而撕逼。浮于表面,没有往下沉的,击中观众心脏,跟着她一起咚咚狂跳的共情的力量。
看完就一个表扬,“这词儿写得太爽了!可算出了这口恶气!”
孙俪不适合演吵架。她应该也很少咋咋呼呼吵架。能够想象的,适合她的吵架戏,充其量是拌嘴那种。而六六剧总是在炸裂式吵架方面独树一帜。
你看这么些年,海清不就成了六六剧的御用演员么——没准,海清都比孙俪更胜任房似锦。这个角色,要有底层向上爬的,满满的欲和力。

其他新闻
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355-6520222
公司名称166559.com
 公司地址山西 长治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166559.com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166559.com 版权所有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355-6520222  公司地址山西 长治